专访e代驾杨家军:靠酒后代驾闷声发大财

当时选择酒后代驾业务作为创业项目,实属孤注一掷。这是一个重度垂直的领域,连杨家军都忍不住自嘲:“酒后代驾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业务。

当时选择酒后代驾业务作为创业项目,实属孤注一掷。这是一个重度垂直的领域,连杨家军都忍不住自嘲:“酒后代驾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业务。”不过,因为小市场尚不足引起BAT大巨头的关注,给e代驾谋篇布局赢得了时间。

文|本刊记者崔玲编辑|袭祥德

用闷声发大财来形容e代驾,或许再合适不过了。5月5日,e代驾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后,估值达到8亿美元。

成立于2011年10月的e代驾,算得上是国内较早切入代驾市场的移动互联网公司,甚至早于风头正劲的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。

但这并没有影响到e代驾扩张速度。这家成立不到四年的公司,“目前有8万多名司机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200个城市开通了代驾服务”,占据了代驾市场接近90%的市场份额。

同样低调的公司创始人兼CEO杨家军,在去年10月,也就是公司成立三周年时,曾有一次公开亮相。彼时e代驾拥有4万名司机,单日订单已突破了5万单,流水达到10亿元。这个规模,将做了十几年代驾业务的传统公司,远远抛在身后。要知道,当年北京一天只有不到2万酒后代驾订单。

如此看来,当时选择酒后代驾业务作为创业项目,实属孤注一掷。这是一个重度垂直的领域,连杨家军都忍不住自嘲:“酒后代驾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业务。”不过,因为小市场尚不足引起BAT大巨头的关注,给e代驾谋篇布局赢得了时间。

创业初期,为了了解代驾市场,公司另一位创始人黄斌,甚至还到代驾公司“卧底”了半年。收费高、到达慢、对客人和司机本身没有安全保证是其痛点。这在一定程度上,遏制了代驾业务规模的增长。杨家军将e代驾定义为基于地理位置的代驾O2O公司。用户可以选择手机上显示距离自己最近的司机下单,缩短等待时间。同时,减少了酒店等层层盘剥的环节,将使用费用降低。为了保证安全,还做出了“一管到底”的承诺——一旦发生事故,理赔负责到底,最高可达200万元。

再成熟的模式也需要强大的执行力。一个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段子是,e代驾通过“兼职+专职”的地推模式,把印着e代驾价格和二维码的牙签盒、烟灰缸、纸巾筒等“物料”,撒到了众多的酒店、夜场角落,在北京,以一天推一万家餐厅的速度扩展市场边界,杨家军希望,“把酒后代驾消费变成人们日常聚会的一种必备生活方式。”

等到58同城入局为时已晚。2014年4月,58代驾通试图通过38元的起步价,不收司机佣金等优惠来狙击对手,但没有取得预期效果。于是,半年后,58同城索性向e代驾投资2000万美元,占股7.8%,并承诺不再从事代驾业务。这成为e代驾发展史上的一个节点,融资结束后,e代驾的估值达到2.5亿美元,更重要的是,e代驾再也无法低调潜行。巨头入场,今年4月,财大气粗的滴滴快的宣布进入代驾业务。

不过,杨家军并不担心,手头宽裕的e代驾不怕补贴大战。更重要的是,不同的用户群需求也会使得补贴效果大打折扣,有车一族的代驾用户对价格的敏感程度,显然要低于无车一族的打车用户,滴滴快的攫获市场的方式在代驾领域,未必奏效。同时,58同城持股e代驾,意味着e代驾身后的股东也有腾讯,与滴滴快的有同样的股东。各家公司背后投资人渗透度较高,会使其在竞争中找到一个平衡点。

眼下,对于e代驾而言,处境还算安全。但是,如果只是依赖于酒后代驾业务,未来的想象空间多少有些狭窄。对此,杨家军表示,e代驾将大力拓展业务种类和范围,特别是日间业务的发展,推出基于代驾司机人力服务场景外延的业务,今年春节,e代驾宣布推出代驾洗车服务,推广期洗车价格仅为19元,被认为是进军汽车后市场服务的征兆。

在产品多元化的同时,e代驾也在不断开拓疆域,甚至将触角延伸至了海外。如今,e代驾已经在代驾业务发达、市场相对成熟的韩国建立了分公司。

从重度垂直领域突围的e代驾,开始四面出击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8 22:47:42